拾光者

神说:要有光,于是就有了光。

……但他认为毕加索是个杂种和懦夫。做一个不用在压力下生活的人多轻巧啊!毕加索用了一生的时间画狗屎,为斯大林的政权欢呼。但上帝却不允许任何在斯大林统治下受苦的可怜艺术家,像毕加索那样画画。他可以自由地说出真相——为什么他不为那些不能这样做的人说出来呢?相反,他像个富人一般待在巴黎和法国南部,一遍又一遍地画着他那讨人厌的和平鸽。他厌恶看到血腥的鸽子。他厌恶对思想的奴役,也厌恶对身体的奴役。


——《时间的噪音》朱利安·巴恩斯

评论
热度 ( 3 )
 

© 拾光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